有诗歌即是仙乡

 古典文学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2-01 12:12

甘肃省着名作家、诗人、画家、东乡族现代文学的奠基人、临夏文学的杰出代表汪玉良先生于2019年4月27日凌晨五时许逝世。陇原联友纷纷以联挽之,以托哀思,现选登如下:

誉被东乡,书业前辈,画苑忍别丹青友;

名驰陇上,文联重贤,诗坛何辞笔墨朋?

虽少数亦登万仞,论成就已超多数;

纵东乡偏处一隅,有诗歌即是仙乡。

大雅云亡,中国从今失骏马;

哲人其萎,东乡终古忆先生。

早已知名, 诗苑屡闻驰骏马;

未曾谋面, 画魂遽报返东乡。

后学推陇上文苑誉为巨擘,话巨擘永失巨擘;

先生论河州尚书称作完人,彼完人君亦完人。

苦雨杏花殇,却是先生鹤去,悲动上苍怜玉骨;

浮云青鸟泪,那堪汪老魂归,情牵陇地祭英灵。

注:《大地情思》为汪先生作品集名。

陇坛露冷,西界初添雅座 ;

艺苑寒生,东乡更殒文星。

骏马今驰去,空余大地情思老;

先生何忍别,徒剩诗书花鸟寻。

仙山路远,东乡一去风何紧;

骏马功高,大地长留雁欲鸣。

唐汪杏雨飞,洮水含愁辞岁月,

秦陇风云起,文坛垂泪悼先生。

曾拟花魂鸟魄,敢问如公几个?

辞吟画意诗情,实为此陇一悲。

诗文如玉,声名扬陇右,世守清芬,洮水兰山铭泰斗;

花鸟尤良,手迹遍神州,今闻驾鹤,同胞子弟悼先生。

斯人已去,绝调竟成广陵散;

挚友何寻,高山永断伯牙琴。

点点梨花泪,可叹东乡倾玉树;

丝丝杨柳风,岂知临夏失良君。

能画能诗,遗世经纶思玉骨。

爱家爱国,留芳高节树精神。

悲玉树凋零,何处着花栖鸟;

痛良才逝去,文坛缺将少星。

诗情怒放,惊雷阵阵迎良骏;

画意驰骋,骤雨声声送玉郎。

健笔犹存,画苑千秋永垂东乡史;

先生已去,文坛百代谁写骏马篇?

春雨丝丝,陌上花飞归路断;

哀思缕缕,陇原玉碎墨堂空。

临夏缅精英,《大地情思》吟玉树;

东乡怀世子,《祖国之恋》忆良才。